ENGLISH
中文版
2017-10-26
By 雷蒙叔叔
看他如何歸來是少年

我是雷蒙叔叔Uncle Raymond,1965年初夏,出生在上海一個教會牧師家庭。身為滬江大學和晏摩氏女中基督教教會「章長群」牧師的外公,為我取名Raymond(雷蒙),意為守護,希望我的一生守護永恆的愛和喜悅。

 

我始終相信外公外婆畢生獻身耶穌基督,他們的祝福必定得到了上帝的應允。但還是在經歷了所有的獲得和失去之後,終於懂得了上帝的意圖。

 

我12歲離開上海,隨後的28年,香港求學,香港立業,游走於意大利、美國,定居紐西蘭,然而出走半生之後,童年和少年的記憶,非但沒有被滄桑覆蓋,反而日漸清晰,清晰到夜夜入夢。於是,踏夢而歸,不管歸來是否仍是少年……

 

我12歲之前的所有的記憶,離不開位於延長路1936號的那幢紅磚小洋樓及和田路1849弄4號的小洋房,外公和外婆養育了6個孩子,那些年我們全家十幾口都住在一幢小樓里,其樂融融的溫暖與荒誕的世界無關…….

 

我童年的記憶,是院子里那顆高高的香樟樹下,外公親手為我們做的鞦韆。外公說,以前我們住的白賽仲路(現在的復興西路)的房子有網球場和鞦韆。午後的陽光里,我舅舅們喜歡打網球,而我媽媽和她的姐姐、妹妹們在陽光下蕩著鞦韆,彈著鋼琴。

 

 66年,我剛剛一歲,我們被從那幢大房子里趕出來,網球場沒有了,但鞦韆可以有。外公找來一塊厚厚的木板,用燒紅的鐵棍在木板上鑽了四個洞,用麻繩吊在一顆大香樟樹樹枝上。於是,午後的陽光和笑聲又回來了。這個鞦韆,蕩起了我童年的許多快樂。

 

我童年的記憶,是從外婆指尖流出的風琴聲和她種在院子里的玉米、花生及無花果的誘惑。那個食物和精神都極匱乏的年代,外婆的手,可以彈琴,可以種地。所以,我們從來沒缺過什麼。

 

我童年的記憶,是外公親手烹飪的色味俱佳的煎童子雞、炸豬排和羅宋湯。公開的場合不能傳教了,經常有些朋友們來家裡小聚,外公都會親自下廚,外婆及母親精心的點上蠟燭,佈置起餐台。

 

我喜歡的就是這個時候偷偷的跑進廚房,悄悄地拿了最喜歡的炸豬排,大塊朵頤。外公會裝作沒看見,等到我得手,忽然轉身,我和他都哈哈大笑。到現在,我都會喜歡做煎童子雞和炸豬排及美味的羅宋湯、老上海色拉,因為,食物不只是味道,還有溫暖的回憶。

 

晚飯之後,大家開始讀聖經及唱讚美詩,我會坐在外公身邊,聽著聽著,就睡著了。童年有多少的夢境,是聽著真誠的祈禱,夢著我未知的生活。

 

成長的過程終究還是要離開溫暖的家,去追尋自己的世界。用了半生,游走了半個地球。異國他鄉的新鮮也好,功成名就的喜悅也好,情到深處的傷感也好,得而復失的失落也好,如塵埃一般飄忽不定。最後發現,這些年永遠不曾離開我的,只有童真歲月里那個真實的自己。

 

香樟樹下蕩起的鞦韆,告訴我沒有人能拿走你內心的快樂,除了你自己;

 

像空氣一樣飄在家裡的琴聲,告訴我你若盛開,芳香自來;

 

無論食物豐盛還是簡單,都佈置得一絲不苟的長長的餐桌,告

 

訴我簡單和精緻是生活的智慧;

 

家人和朋友其樂融融的晚餐時光,告訴我萬事萬物都需要滋養,愛也一樣……

 

只要這個真實的自己還在,就一定會找到喜歡又擅長的事情。游走半生之後,當我帶著所有的經歷,站在滿是童年記憶的紅磚小樓前,我忽然發現,那個童年時一家三代其樂融融的家庭成就了我不停探索的執念,永遠快樂的能力,精緻生活的智慧。

 

 

那一刻,我聽到了內心塵埃落定的聲音,忽然間覺得對得起所有的光陰和歲月。

 

扫描关注“PACATA”

扫描关注“Uncle Raymond”

@2019 PACATA Consulting Group Privacy Terms of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