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文版
2018-04-30
By 雷蒙叔叔
雷蒙叔叔與朱迅談《朱子家訓》

 

 

 

為初次見面的見面禮,我準備了一本《朱子家訓》送給朱迅。朱迅問:“為什麼送我這本書?”我開玩笑說:“這不是你們家的家訓嗎?”她哈哈一笑,說:“是,我們家的家訓很嚴格。這確實是我小的時候讀的一本書。”然後,我們同時脫口而出:“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

 

央視演播室,拍攝於2018.4.26

 

於是,話題自然就從眼前這本《朱子家訓》開始。

 

 

不知道立志一生不問仕途的朱柏廬是哪一年為他的後代和弟子們寫下《朱子家訓》的,只知道在他40多歲的時候,《朱子家訓》已經在江南一帶詩書人家中備受推崇了。

 

幼兒養性、童蒙養正、少年養志、成年養德。長輩言傳身教,晚輩耳濡目染,寓有形於無形,這是一部家訓對於一個家族全部的意義。

 

父親1920年代生於江南寧波,尚文重教但又經世致用的觀念,早已經在江南一帶蔚然成風。“讀書志在聖賢,非徒科第”。所以,祖父雖然在商界頗有建樹,但對於六個孩子的詩書教化,從不敢有半點疏忽。至樂莫如讀書,至要莫如教子,這是祖父不敢懈怠的家訓。

 

父親小時候,每天晚飯前,我的祖父要六個孩子們每人背誦一遍《朱子家訓》。有一次弟弟被別人家的孩子欺負了,父親去找那家的大人理論,被祖父知道後,罰他當晚不許吃飯,一直背誦“居家戒爭訟,訟則終凶;處世戒多言,言多必失。”

 

父親從此明白,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有很多人,是不可以講道理的。遇上了,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保護好自己和家人。

 

文革期間,我的外公外婆和父母被安排去掃街道的時候,父親會很平和客氣的跟紅衛兵們商量,允許他做完分配給自己的工作之後,來替我體弱的母親完成分配給她的工作。

 

祖父若有知,必感欣慰。因為他知道自己不能左右父親的人生際遇,但他傳給父親的財富足夠他享用一生。

 

 

 

1966年,因為外公任基督教會牧師的身份,一家人的生活一夜之間陷入動盪和艱難。院子裡有一棵高高的香樟樹,外公用木板和麻繩親手做了鞦韆。午後的陽光裡蕩起的歡笑,告訴童年的我,沒有人能拿走你內心的快樂,除了你自己。

 

我沒有童話般的童年,但童年給我了童話般的記憶,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幼兒養性、童蒙養正。

 

每個人都是從家出發,走向未知的生活,但其實我們一刻不曾離開過家。家族的血脈,在舌尖,在唇齒,在心性,在舉手投足,在一顰一笑,我們帶著它浪跡天涯,忽然在深夜夢回時,終於知道我們一直被它滋養。

 

 

 

父親身後留給我的全部財富,一是流淌在我血脈裡的家風,二是父親讀過的這些古籍。每當翻動父親翻過的書頁,看著父親做過的筆記,我便與父親連接了。那是我生命最安靜的時刻,因為心裡那個最原始的扣問有了答案:“生我之時我是誰?合眼朦朧又是誰?”

 

一個瞭解自我的人,無論人生有何種際遇,都不會輕賤自己的生命,因為他瞭解自己的珍貴和來到這個世上的意義。這才是教育的本質——尊重每一個生命的不同。

 

 

扫描关注“PACATA”

扫描关注“Uncle Raymond”

@2019 PACATA Consulting Group Privacy Terms of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