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文版
2018-10-06
By 雷蒙叔叔
叔叔做的不是公眾號,叔叔做的是鞦韆上蕩起的風

 

 

最近,各路朋友聚在一起都免不了談到一個話題——區塊鏈,有幸得到眾大咖的啟蒙,我大概明白了,所謂的“共享單車”、“共享空間”、“共享充電”等等都是借共享之名行利己之實,一切規避利益共享的所謂“共享”,充其量只能稱為“眾籌”。“共享經濟”實至名歸——以成長的紅利回報用戶或粉絲的關注——還得仰仗區塊鏈技術將“共享”帶進現實。 

 

這一番感慨源自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一年前的今天【雷蒙叔叔】推出了第一篇文章《看他如何歸來是少年》,一年過去了,我知道其實不是你們需要看,而是我需要寫,所以你們的每一次點開,每一次留言,每一次轉發,都值得被這個社群實實在在的記住和感謝,因為“沒有你哪有我”。希望區塊鏈的世界塵埃落定的時候,我的願望能實現。

 

 

為了未出生的曾孫輩,讓生命變得更好 

 

我年輕的時候,聽過這樣一個故事:小鎮上的酒吧裡,走進一位中年人,初來小鎮的一位年輕人很興奮地說:“我認識這位先生,他經營著一家連鎖快餐店,資產價值幾千萬。”旁邊一位老先生輕描淡寫地接了一句:“是,他很不容易,他繼承了幾個億,然後變成幾千萬。”

 

沉默…… 

 

這個故事帶給我一連串的問題:有沒有人關心除了帳面上的數字,這個人是否為他的家族帶來了其他的財富?當他別無選擇地繼承家族的業務時,有沒有人關照過他身體中那些被忽略、被拒絕、被扼殺的天賦和夢想?今天他所承受的嘲笑裡,有多少來自於前人沒有負起的責任?

 

財富在家族代際間的傳承,是一個超越時間、空間、種族和文化而亙古不衰的話題,它古老而又新鮮,因為它是生命的禮物。

 

財富傳承在中國經歷了60多年的斷層,修復這斷層並不像處理接力賽中途掉棒那麼簡單,下一個人撿起來就可以跑。斷層意味著,一切回到起點、重新來過。“富二代”這個詞,明明白白表示他們是財富接力中的第一批“小白鼠”。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拜訪了各路財富管理專家,研究了各種財富傳承工具,有一天,我忽然意識到聽起來很專業的“家族信託”跟半個多世紀前地主老財的做法並無太大區別,一個是把錢放在銀行,一個是把金銀財寶埋在自家後院,以為這樣就可以保子孫後代富貴平安。 

 

這樣的財富傳承,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參與者——人,人與財富的互動被無視與分離了。當第一代創業者理所當然地把財富交給下一代的時候,是否想過,這些財富帶給他的是成功的快樂,還是無形的壓力,甚至是潛藏心底的挫敗感?因為他這一生,註定無法體會你所享受過的白手起家的酣暢淋漓。

 

老洛克菲勒在給兒子的信中說:“我不能用財富埋葬我心愛的孩子”,“一個人的自我觀念就是他人格的核心,自己認為是怎麼樣的人,就真的會成為怎麼樣的人。

 

於是,就有了【雷蒙叔叔】,講外公外婆相濡以沫的故事,講爺爺與父親老照片裡的故事,講永遠留在我心裡的舌尖上的父愛,講母親保留的小紙條,講我從小讀過的《朱子家訓》……

 

孩子們有權力知道,他們的身體裏流淌著什麼樣的血脈,沒有比這更重要的傳承。

 

 

 財富的傳承,是關係的傳承

 

韋伯克教授是專門從事家族財產及談判方面的專家,在歐美法學界久負盛名。他用半生的閱歷和研究總結出一句話:將家族衝突升級並最終導致分崩離析的推手有兩個——自我(Ego)和情緒(Emotion)。

 

韋伯克教授在他的書中講了這樣一個故事:羅恩和安娜是一對兄妹。哥哥羅恩有著書呆子一樣的外表,而妹妹既相貌迷人,又天資聰慧,而且頗具運動天賦,極得父親的關注和偏愛。父親分配羅恩管理股票投資業務;妹妹安娜接替父親管理酒店和度假村。父親突然離世後,羅恩堅決認為自己是酒店業務的合法繼承人,股票投資業務應該交由安娜管理。

 

在羅恩對酒店業務強制要求的背後,是他對自我身份的迷茫,是他對被承認與妹妹有同等的價值的渴望。身份認同問題往往會從深層的情緒上升為完全沒有妥協和退讓餘地的強硬談判立場。

 

一個無法如實的看待自己的人,不可能與財富建立健康的關係,懷疑、嫉妒、挫折的情緒會左右著他在財富上做出決策和行動。理性從來都不是決策的唯一驅動力。

 

財富的傳承,實質是關係的傳承。一切的不圓滿,都會成為財富在代際傳承中的阻力。

 

家,是一切關係的起源。 

 

 

不是歌德創造了《浮士德》,而是《浮士德》創造了歌德 

 

心理學家榮格說:“一切文化都沉澱為人格。不是歌德創造了浮士德,而是浮士德創造了歌德。”

 

外公離開我已經37年了,父親離開我15年了,但是那些曾經發生在眼前的細節,從來沒有走遠。每當我坐在電腦前,回憶在他們身邊的日子,我能嗅到那個春天飄在空氣中的青團的香氣,能看到當我出現在弄堂口時外公開心的眼神,能聽到父親常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適可而止”……寫下的每一行文字,都帶著我那一刻感受到的意識。

 

“我們勞苦的最高報酬,不在於我們所獲得的,而在於我們會因此成為什麼。”(洛克菲勒)

 

這一年,我遇到最多也最怕的問題就是:你的盈利模式是什麼?我開始很無辜地說:我真的沒有盈利模式。後來,我看到微信之父張小龍說“哥做的不是產品,哥做的是發揮潛力的自由。”於是我跟著說:“叔叔做的不是公眾號,叔叔做的是鞦韆上蕩起的風。”

 

最後想說一句,【雷蒙叔叔】生日快樂!

扫描关注“PACATA”

扫描关注“Uncle Raymond”

@2019 PACATA Consulting Group Privacy Terms of 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