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文版
2018-09-17
By 雷蒙叔叔
什麼樣的孩子領導未來的世界

 

帶著他看世界的本來面目

 

 

我拉著兒子的手,從校門口走向停車場。

 

我:“今天在學校學到什麼了?”

 

兒子:“算術課上,學了什麼是距離。”

 

我:“是嗎?那你給Daddy講講什麼是距離?”

 

兒子:“兩點之間的長度就是距離。”

 

我:“比如說?”

 

兒子:“比如說,從學校到家之間的長度,就是距離。”

 

我:“不錯嘛!那去年聖誕節到今年聖誕節之間的長度,是不是距離?”

 

兒子:“這個老師沒有說,好像不是,又好像是,也是兩點之間的長度。”

 

我:“那區別是什麼?”

 

兒子:“從學校到家的長度是空間的,你說的兩個聖誕節之間的長度是時間的,這麼一說,距離也可以是時間上的。你經常說,從香港飛到羅馬,要飛11個小時,那距離也可以用時間來衡量呀。”

 

我:“飛11個小時,你覺得距離遠嗎?”

 

兒子:“遠呀,好遠呀。”

 

我:“那如果我說飛1個小時呢,你是不是覺得很近?”

 

兒子:“是的,很近了。”

 

我:“那如果有一天,有一種交通工具,可以用1個小時就從香港飛到羅馬,你覺得羅馬還遠嗎?”

 

兒子:“聽起來不那麼遠了。”

 

我:“所以,你看,香港到羅馬的距離沒有改變,但路上的時間變短了,你就覺得近了。所以……”

 

兒子:“所以,地球村,我們現在把地球叫做地球村,是因為現在到世界各地都很方便了,未來會更方便,大家就好像生活在一個村裡。”

 

我:“對,交通工具讓旅行的時間越來越短,可以打敗空間上的距離。”

 

兒子:“那什麼時候能夠只用1個小時就從香港飛到羅馬,這樣你出差的時候,我可以飛1個小時就能見到你了。”

 

我:“現在還不行。但是,Daddy再告訴你一句中國的老話,叫做天涯咫尺,咫尺天涯。就是你和Daddy之間隔著很遠的距離,但是我們只要互相想念,就好像我們現在這麼近,這就是天涯咫尺。”

 

兒子:“那咫尺天涯就是兩個人雖然面對面,卻好像隔著很遠的距離,誰也看不到誰?就像街上這些走過的陌生人?”

 

我:“是的,你看,距離,可以是空間的,可以是時間的,也可以是心裡的感覺。”

 

這段關於“距離”的對話,大概發生在11或12年前吧,那時我兒子8、9歲。這次對話之所以給我極深的印象,因為我明顯的感覺到,孩子們在學校所接受的“學科教育”,帶著孩子們進入一個被人為割裂的支離破碎的世界,而孩子們需要的教育是認識完整的生活。

 

享譽全球的教育家、曾在1993至2013年任耶魯大學校長達20年之久的理查德·萊文說過:如果一個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後,居然擁有了某種很專業的知識和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因為專業的知識和技能,是學生們根據自己的意願,在大學畢業後才需要去學習和掌握的東西,那不是耶魯大學教育的任務。

 

教育的責任,是“令他看見世界的本來面目”。

 

教育的改變需要時間,而孩子們的成長只有一次。作為父母,我們能做點什麼?

 

 

 

被世界需要的人才是有價值的人

 

美國擁有全世界最優質的教育資源,因為他們在培養對世界有價值的人這件事上,從來沒有停止過探索。

 

最近,哈佛大學、芝加哥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康奈爾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等200多所美國大學,取消了對申請者SAT Subject Test成績或SAT寫作成績的強制要求。這樣的決定,來源於對“未來的世界需要什麼樣的領導者”這個問題的思考——許多SAT/ACT成績出眾的學生入學後並不優秀,他們對於學校的價值與入學成績幾乎沒有任何對應關係。世界一流的教育資源,應該用來培養對這個世界充滿責任的未來的領導者。因此,比考試成績更重要的,是學生對以下幾個問題的思考:

 

“我是誰?”


“我有什麼非同一般之處?”


“我這輩子想幹什麼?”

 

大部分美國學生為這一變化點贊,繁瑣和脫離實際的入學考試,早已經被認為是浪費大好青春。而在很多亞裔學生和家長的心裡,無所適從的恐慌感油然而生——沒有了入學考試,就沒有了客觀的標準,說好的“公平競爭”呢?

 

硬碰硬的分數,硬碰硬的技術,這曾經是亞裔尤其是中國人參與世界競爭的敲門磚。所以,生於60—80年代的中國人都被教導過“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但是,這個世界在變,競爭的規則在變,謀生的本領在變。在律師、醫生這樣高情商、高智商的職業都可能被人工智慧所取代的未來,單靠“硬知識”甚至不足以保住飯碗。

 

哈佛大學教育心理學領域的權威人物戴維·珀金斯教授用歷經半個世紀的研究,為我們勾勒出了未來世界需要的領導者——“他一定將自己視為世界舞臺上的選手,突破地理、語言、意識形態和文化的障礙,深思熟慮地表達自己的觀點,並用行動來改變環境。”

 

 

 

從傳授知識到喚醒智慧

 

當知識已經不足以幫助孩子們在未來獲得更好的生活,教育必須回歸喚醒智慧的本質,才能不辜負孩子們在教育上付出的時間。

 

喚醒智慧的教育,不是灌輸道理或論斷,而是在傳授具體知識的過程中,引導著孩子們透過現象看到世界的本來面目。一來二去,孩子們自然而然能夠超越顯而易見的表象,舉一反三,融會貫通,有時甚至對人生信念有所領悟。這就是喚醒智慧的教育 

 

初中的時候,我們都學過歐姆定律:

電流=電壓/電阻

 

這是初三物理課裡要求孩子們理解的定律之一。對於“理解”與否,傳統教育的判斷標準是看孩子們能不能用這個定律解出一道道難到變態的物理題。而這些物理題,在孩子今後的生活中,不會有實際的價值,除非他今後的職業與此相關。

 

而喚醒智慧的教育是這樣的:

 

首先理解因果——電壓是因,電流是果。先有高低分別,才有電荷的流動。

 

其次認識環境——電壓再大,沒有金屬導體作為環境,就沒有電流產生。同樣的電壓,不同的環境(不同的金屬)產生不同的阻力,導致電流大小不同。  

 

然後瞭解局限——任何規律都有它的局限。當溫度降低到一定程度,歐姆定律就不成立了。所以說,萬物各有適。 

 

最後來到生活——有高有低就必然產生壓力,電位高低產生電壓,水位高低產生水壓,職位高低產生權力。電壓在適宜的環境下(金屬導體)產生電流,權力在適宜的條件下(政治監督與法律約束缺失)催生是腐敗。電流的大小,受到電阻的影響。那腐敗的程度呢?受到政治監督與法律約束的影響。 

 

電流=電壓/電阻 >>> 腐敗=權力/政治監督與法律約束

 

如果再擴展到商業的環境裡:

 

作惡的程度=壟斷的地位/公司文化

 

所以,我們理解了谷歌為什麼把“不作惡”上升到企業文化的高度。因為,谷歌的高層領悟了“每一份擁有皆為一份責任”。

 

相反,當公司的文化被資本的貪婪所綁架,壟斷就是作惡的溫床,這是不變的規律。年輕的一代人,不管是作惡者還是受害者,都在為缺失的教育和迷失的人性付出代價。 

 

這是從傳授知識到喚醒智慧的學習。

 

想象一種教育,陪伴孩子們去認識一個完整的世界——個人健康、人際交往、生態責任、經濟行為、政治生活,激發他們對這些問題充滿興趣和思考、判斷和見解,並且當需要做出道德的抉擇與人生的承諾時,他們具足了所需的智慧。

 

教育的改變需要時間,而孩子們的成長只有一次。我們必須“為未知而教”,他們必須“為未來而學”。

 

本文參考資料:

[1]《為未知而教,為未來而學》[美]戴維·珀金斯(David N. Perkins)著

[2] https://mp.weixin.qq.com/s/qtzDCZGXsFUXp310OhJ_ug

 

扫描关注“PACATA”

扫描关注“Uncle Raymond”

@2019 PACATA Consulting Group Privacy Terms of Use